您现在的位置:宠物鼠 > 宠物酒店 > 文章内容

9月开学季,您给小孩找到合适的托管班了吗?

宠物鼠

2019-06-11

9月开学季,您给小孩找到合适的托管班了吗?

  当下正是9月开学季,北京的小学生大多下午3:30就放学了,与家长们6点左右下班形成了近三个小时的时间差。 孩子们放学后谁来接管成为许多家长的心结,于是各种社会托管班和私人开办的小饭桌应运而生。

北京市政府已出台措施,规定由政府买单,今年开始北京的中小学校可以在下午3点半至5点间组织兴趣班和社团活动。

那么,这种学校承办的兴趣托管班能否满足家长们的需求?社会上流行的各种托管班情况怎样?  记者下午三点半在北京市某小学门口看到,前来接孩子的各路人士把校园外长达1000米的通道围得水泄不通。

这其中有岁数大的老人,有年轻的孩子家长,也有举着牌子的社会托管机构的工作人员。 据了解,为了解决中小学生“下午3点半放学后没人接”的问题,北京市教委去年11月出台了一项措施:规定中小学校可以在下午3点半至5点间组织兴趣班和社团活动,所有活动经费由政府买单。 这种政府买单学校承办的兴趣班能否解决孩子们放学后的接管问题呢?前来接孩子的学生家长张女士告诉记者,学校的兴趣班每周只有三天,而且,一个小时的兴趣班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接孩子的问题。   “家长上班的话,(孩子)上了兴趣班,也是四点半五点(下课),(家长)还是来不及,没法做到家长下班上学校去接,尤其这三年级以前的孩子就不可能自己从学校回到家。 ”  由于学校办的兴趣班并不能真正解决孩子们放学后的接管问题,很多上班的家长只能将孩子交给社会机构或个人办理的托管班。

据了解,目前市场上的托管班包括私人家庭式托管和由民办课外辅导机构开办大型托管班两种。 每个月的托管价格从数百元到上千元不等。 大型托管机构一般可招生一两百人,十几人为一个班。 而小型托管班大多设在居民楼中,通常只能容纳20到30个孩子。

  记者来到北京市某小区内一家名叫“若水轩国学书院”的托管班探访,发现这家小型托管班共接管19个孩子,5个老师看管。

这个班的负责人范先生告诉记者,下午放学有老师专门接送、有老师照看学生写作业并加以辅导,写完作业后安排一顿晚饭,饭后有一个小时的国学课。 孩子们上托管班的感受如何呢?“太有意思了,太好笑了,老师让我画画,看书应该是五本,画画应该是三张,我觉得吃饭好像也是太LOW了,漏点啥。 ”  “挺好的,我学会了俯首礼,《弟子规》里面的话,”  虽然孩子们在托管班的感受还不错,但面对花样繁多又缺乏监管的托管班,尤其家庭作坊式托管班大量存在,许多家长虽然把孩子送托管班了,但对孩子们的人身安全和饮食卫生还是充满担忧。

王女士:“就那几个老师带,辅导那么多孩子,肯定挺紧张的。

因为我们家是小女孩,那段时间新闻上炒的比较多的就是孩子安全,所以就特担心”  汪先生:“安全问题我们会考虑的,所以我们也挑一些觉得比较可靠的,信得过的我们才去的,但是我们也觉得他们应该有些措施吧,相信他们呗,也没有特别的办法,因为我们也不能盯着。 ”  没有标准和监管的托管班,终究不能让家长们放心。 按照目前北京市政府的规定,社会机构或民间资本只能向教育行政部门申请办理幼儿园或非学历教育培训机构,不能申请举办托管班。 有着四年托管从业经验的范老师认为,托管班应设定一定的门槛,教育部门提供资质,让有实力的“托管”单位能够脱颖而出。 “我希望教育机构首先给我们一个资质,都是托管班,那什么样的托管班是安全可靠的,是值得可信的,是教委给一个批准,还是哪个部门给一个这样的批准。 ”  著名教育学者、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也指出,学校和政府应合力推出托管班,从根本上解决孩子们放学后的接管问题。

“如果是社会的托管班的话,那就关键是托管班本身要注册为合法的机构。 如果政府部门结合学校来推出这个托管班,政府部门加强监管,那这样的安全隐患就能够得到很大程度的遏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