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宠物鼠 > 宠物酒店 > 文章内容

最好的自由必须为最好的民主唱赞歌!

宠物鼠

2019-06-13

最好的自由必须为最好的民主唱赞歌!

  最好的自由必须为最好的民主唱赞歌!  附:电影《土地》(Raajneeti)http:///play_  马庆云:《【观影】〈土地〉:不为民主唱赞歌便是最好自由》  http:///=10048621&boardid=26&page=1&uid=&usernames=&userids=&action=  .  马庆云的《【观影】〈土地〉:不为民主唱赞歌便是最好自由》,引起了猫眼网友俗士的一些质疑(贴《也说“不为民主唱赞歌便是最好自由”》),以至于又引得马派的一些反质疑,斥之为只见标题不见诗外功夫的完全误读。

于是我就稍稍看了一下马贴介绍,觉得,以“不为民主唱赞歌是最好自由”这个标题而论说-----所谓功夫在诗外的也许是这些:依据那土地上的邪恶形态,“民主”渗杂着各假色,渗杂着各邪恶,因此,不为它唱赞歌,也是一种自由;并且,因为,“不为民主唱赞歌”本身,在这个“民主”已经成为基本主导理念的世界上,有冒大不讳之险,却依然坚持为之,揭其实际操作过程的现世伪露其恶,是谓一种“最好自由”。

。

。 。

。

。

。

.  若是,我思考了一下,觉得,这标题下的诗外功夫,还是成些要命的问题:比如,民主的不充分与不成熟,不能等于否定民主的理由。 因为,非民主的恶也应该同时纳入思考之中,不能只见某一土地上的民主实际的乱与恶,就单面否定民主的理念与实践所指向的基本正义性。 .  以下是我围绕这一贴的一些自由误读与独立思考:  马派支持者急于辩白,“不为民主唱赞歌即最好自由”即否定民主是一种误读,准确的解读应该是“不(用)为民主唱赞歌(的自由)便是最好自由”。

我承认,这也是一种特别用心的解读。

以僻清被一转成“为独裁唱赞歌就是最好自由”之误。

但是,我仍然得说,谁也别急于确定自己是唯一正确的解读;因为,这世上的事常常如此,容易被误读的句子本身也自有一种命定的逻辑缺陷,因此,质疑一贴即使按被质疑的标准有所误读,也是自有其价值的。   回帖人待反者说:  “我觉得民主,既是一理念,也有人人实践的因素。

理论上,宪政,法治,民主,自由,人权是一套结构运作框架,这一套结构中的这些理念,都相互有关联性,且,缺一不可。

而在人们的实践中,这里还关系到如何让其良性运作起来的课题。

  印度是公认的民主大国,印度社会中的人人,还存在着,等级种姓文化风俗的课题,且,印度人与印度人,受现代教育程度的高低,差距也是很大的。 还存在着贫富差距过大的课题,但,互联网兴起之后,印度社会还是逐步弥补了这一些印度社会中的这一缺陷。 还有人会说,印度社会中的法律细则太繁琐了,这是原来印度计划经济时代留下的痕迹,印度官僚们的贪污腐败问题也很严重。

  印度社会结构中,印度人站在里外,持各种观念,来衡量印度社会经济,及社会经济中的印度人人,有不满这太正常了。

总体而言,印度还是进步的。

”  .  回帖人舍得一身剐说:  “自由哪有好坏之分?不过,不为民主唱赞歌也是一种自由,这没错~”  从纯粹的概念角度,确实如此。 谁不爱自己的自由?即使独裁者也爱自由,只不过是只爱他自己的那点自由。

因此,自由的最大问题在于它的人类学边界。

也正因为此,民主的理念有着不可替代的正义之意。 无论这个世界到今,关于民主的具体实践还在不完美的过程之中。 。 。

  从纯粹无边界定义的角度,“不为民主唱赞歌”当然是一种个人自由,并且,即使“为独裁唱赞歌”也是一种极致的个人自由。 问题就在于,这“最好的自由”对于“你”“我”“他”所盖涵的人类意义是同等份量的吗显然,“最好的自由”对于不同的主体,有着完全不可等价的意义:“最好的自由”对于独裁者和对于平民而言,在同一时空间,怎么可能同时成立!。

。 。 。

。

  因此,以任何方式任何理由来否定民主理念相对人类生活的基本正义性质,都存有对他者存在平等性的否定之义,也即相恶相克之自由。 民主是众生尊严平等的基本立意所在,否定了它,那么,“自由”与“独裁”可以轻巧合伍。 。

。

。   民主的理念不容丝毫否定,正如正义,慈悲,博爱。 尽管在这个人世间还远没有达到完美实践的程度,甚至常常起码的善知也轻易被践踏着。

但,正因为实践它们是如此困难而有意义,因此,尤其值得我们众生倍加修心努力。

否则,试想,这个人类世界,还有什么值得我们为称之为“人类”而努力的自由?回归丛林谁有能耐谁做猴大王就是最好的自由!何必还做人?  因此,对于我们人类而言,“最好的自由”,既然要定义作“最好”,就不得不与“民主”的好理念与好实践相关。

否则,这自由那自由就丧失了人类共同生活的基本边界,哪里还有一个“好”字,更休说“最好”。 不首先以肯定的逻辑为民主赞歌,正如为人类的一切善良努力赞歌,怎么可能是"最好的自由"  民主的理念不容否定,正如善良,慈悲,博爱;民主的实践矛盾困难重重,因为现实世界还是一个利益角力的动力世界,恶在其中,能量离散而自由,如何达到一种动态的制衡以求尽可能广泛的丰富与幸福,需要我们人类不断的努力思考与实践。

  或者换言之,作为人类,最好的自由必须依托于最好的民主,因此,最好的自由必须为我们人类所能设想的最好的民主理念与方式唱出最好的赞歌!  (当然,这里,没有必然的标准模式,英美也不是,一切需要从众生自己的实际生活出发--正如,人只能自己救自己,人们只能自己民主自己。

)。